追蹤
Nienie的移动城市
關於部落格
Nienie在不停移动的城市里寻找那曾经短暂停留的足迹。
  • 2399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我们的第一个峇里岛朋友

我们与Ketut的第一次见面,是在机场。一下机我忙着搜刮海关大厅内免费提供的旅游手册,结果错过了最佳出关时间,导致后来海关排起了长龙。从世界各地飞往峇里岛的班机,仿佛都在同一时间登陆,长长的人龙,让我们排了一小时的队才顺利出关。当机场大厅自动门打开的那一刻,我和CS远远看到一个皮肤黝黑、个子不高的男人,手持一张白纸,上头写了我的英文姓氏,那是我和Ketut在简讯中协议的认人方式。很自然地,彼此都露出了“就是你”的笑容。 我们快步向前,Ketut满脸笑容地向我们招手,以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来。” 原来,早在一小时以前,当天搭乘从吉隆坡飞往峇里岛班机的游客,都已与Ketut的同行完成“相认记”,走得七七八八,只有Ketut还在痴痴地等。“我相信你们,因为你们是Kelly介绍的朋友,也就是我的朋友。”Ketut自豪地说。 这就是Ketut给我的第一个印象。他的善良、单纯与诚挚,让我觉得Ketut与一般的旅游业者不同,他反而像是一个初识的、毫无心机的朋友。 Ketut除了是一个善良、热情的峇里岛人之外,还是印尼华侨的女婿。Ketut讨生活的交通工具是一台中古的四轮驱动车,相较于峇里岛其他专业的地接司机,Ketut的车子确实稍微逊色。然而,硬件设备是冰冷的,人与人之间相处与互动所产生的感动,可以弥补这些硬件的不足。 Ketut很爱发问,应该说是好学。他知道我们是华人,所以问了好多关于华人传统习俗的问题,他开心地与我们分享当年他迎娶华侨太太的时候,向长辈们“敬茶”的仪式,还有新年派红包的习俗,这些“仪式”在他眼中,都非常好玩。 虽然太太一家都是华侨,但是都不懂中文,他们也就是当年印尼排华的牺牲品(无法学习中文)。不过Ketut的太太喜欢听华语歌,Ketut车上还有邓丽君的“小城故事”卡带,他还把卡带翻出来播给我们听呢! 虽然Ketut有着峇里人天生热情、随遇而安的性格,但是他也从华侨岳父的身上学到一些“实用”的道理,例如他晓得做生意要采用“薄利多销”的经营方式。Ketut与姐姐在其住家附近合股经营一间蔬果小店面,每天清晨四、五点,他定时到菜市场向批发商买菜,然后再载回自己的小店面售卖。Ketut负责采购,姐姐负责看管店面,由于价格低廉,加上蔬果新鲜,所以生意很不错。 每天上完菜市场,Ketut就会开着他的吉普车去接待游客,展开一天的环岛行程。也因为如此,不管他的游客要前往岛上的哪个地方,纵使去到东部的Lovina看海豚,其他司机会连同游客在当地借宿一晚,隔天再回Kuta(峇里岛省会Denpasar的市中心 ),但是Ketut却都不留宿,宁愿当天晚上赶回家,然后第二天上完菜市场采购后,再赶到Lovina把游客接回Kuta。 问他这样来回奔波不累吗?Ketut说:“为了家里,再忙也不感觉累。”重点是岛上沿途风光旖丽,再加上他很享受开车的感觉,所以也就不成问题。 Ketut特别喜欢接待澳洲、新加坡游客,因为可以训练英语对话,然后回家可以教小孩英语。身在峇里岛,Ketut清楚知道英语对这个以观光为生的岛屿有多重要,甚至高昂的外语教育费更令他这几年拼了命似地赚钱,以便让三个小孩能够有受教育的机会。 Ketut拿出一张三个小孩的合照向我们炫耀,照片中的小孩皮肤白皙,果然像妈妈。我们告诉他,现在为生活为家庭打拼,二十年后等孩子大了,就可以享福咯!Ketut听了心花怒放,笑得见牙不见眼。 回来马来西亚后,我们继续为生活为工作而忙碌,当初向Ketut许下会把照片冲洗了寄给他的承诺,一直没有兑现。直到某天收到Ketut传来的简讯,除了问候,也告诉我们他正载着澳洲客到峇里岛的北部山区寻秘探幽。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的我,突然想念起峇里岛的阳光、湖泊与风土人情,以及我的第一个峇里岛朋友。
本文刊登于2008年3月号《中学生》月刊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